当前位置:首页 > 毋星鹏 > 正文

金融街论坛热议宏观经济:我国经济整体向好趋势未变

摘要: 转自:贝壳财经 央行副行长宣昌能11月21日在2022年金融街论坛年会“宏观政策:积极应对多重冲击”论坛上表示,近期国民...

  转自:贝壳财经

  央行副行长宣昌能11月21日在2022年金融街论坛年会“宏观政策:积极应对多重冲击”论坛上表示,近期国民经济主要指标恢复企稳,积极因素累积增多,总体运行在合理区间。但我国发展进入战略机遇和风险挑战并存时期,国内经济恢复基础仍不牢固。

  这得到了与会其他学者的认同。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卫东亦认为,我国发展的形势总体上机遇与挑战并存。一方面全球经济下行的趋势,可能会导致外需呈现进一步的弱化;另一方面,我国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要素条件较为充足,发展具有产业结构持续优化升级,新动能增长等潜在优势。

  一揽子政策效果显现 我国经济运行企稳回升

  “2022年,我国虽然面临了诸多挑战,包括有一些超预期的冲击,但是中国经济长期发展向好基本面没有变,中国市场规模大,发展基础雄厚的特质没有变。”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在论坛上指出,在我国一揽子“稳增长”政策的支持力度之下,当前经济发展已经出现了稳中向好。

  今年以来,面对疫情冲击下市场需求不足的情况,我国各地区各部门坚定实施扩大内需的战略,推动投资和消费的增长,积极使用专项债、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扩大有效投资,通过财政贴息、专项再贷款、支持重点领域的设备改造等政策,强化要素保障,也保持了投资的总体稳定增长。

  根据统计局数据显示,前三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3%,比上半年加快0.5个百分点;三季度单季GDP增长3.9%,比二季度明显加快,企稳回升的态势明显。

  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卫东亦表示,从需求端来看,当前关于国民生计的粮油食品等商品零售额保持了稳定的增长。同时,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速亦连续6个月回升,这意味着有效需求正在持续释放。而从供给端来看,工业、服务业结构调整,扎实推进产业升级对经济的带动作用不断增强。工业经济在高技术制造、装备制造和新动能产业的带动下持续回升。服务业在信息技术等产业的支撑下也保持着韧性。

  结构调整稳步推进 经济新增长动能不断涌现

  对于中国经济未来发展而言,寻找新的经济增长动能尤为关键。与会学者普遍认为,今年以来,我国经济结构调整持续推进,一些新的经济增长动能正在不断涌现。其中,绿色发展是被谈及最多的新动能之一。

  付凌晖指出,今年以来,绿色低碳转型的成效显现,能源的生产和使用不断优化。前三季度清洁能源发电量增长了6.5%,非化石能源消费占能源消费的总量的比重比上年同期提高0.6个百分点。绿色生产生活方式的逐步形成,相关产品的产量也是快速增长,前10个月新能源汽车、太阳能电池的产量分别增长了108.4%和35.6%。

  法国兴业银行(中国)首席执行官穆裕格表示,绿色发展将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领域,这是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的挑战的必然之路。但中国市场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

  今年9月,该行作为首批外资行被纳入中国人民银行设立碳减排支持工具的金融机构范围名单。穆裕格表示,未来该行将为生物多样性保护、绿色建筑等相关领域进行支持。

  保尔森基金会副主席兼总裁戴青丽则建议,应把生物多样性风险管理纳入财政政策,要引导公共部门、私营部门更多对自然保护和恢复项目的投资。而根据保尔森基金会此前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支出与需求存在约700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

  此外,与会学者还认为,中国的新动能还将来自于应对老龄化发展、数字化转型等诸多领域。

  建设金融稳定长效机制 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

  “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切实维护金融稳定,已是我国金融监管的重中之重。”宣昌能在会上表示,当前金融服务高质量发展任务艰巨,金融改革发展稳定面临一系列新课题新挑战,国内依然存在金融风险隐患,防范金融风险还须解决许多重大问题。

  宣昌能指出,资本是银行承担风险和吸收损失的首要资金来源,建立资本约束机制是促进商业银行稳健经营的重中之重。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在资本金约束规则的基础上,逐步推动形成银行业的监管规则体系。

  不过,宣昌能认为,从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角度,巴塞尔协议III主要还是围绕资本监管这一指标进行“修修补补”,对于系统性风险的管理主要集中在微观层面的改进,并未触及本质制度安排。系统性风险的防范还需要其他配套制度和措施同向发力。

  同时,我国实施并完善了存款保险制度。宣昌能表示,随着风险差别费率、早期纠正、风险处置等核心机制逐步发挥作用,未来对存款类金融机构的市场约束更强,有助于及时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进一步提升金融安全网的整体效能,助推金融业稳健发展。

  此外,宣昌能透露,央行还将加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建设。未来央行还将进一步研究TLAC信息披露、内部TLAC规则等,不断完善我国TLAC监管制度体系,提高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在境内外的可处置性;推进TLAC工具的外源补充。

  宣昌能还表示,可以考虑以修订《商业银行法》等相关法律为契机,进一步细化和明确银行破产债权等级序列,将TLAC非资本债务工具的清偿顺序和损失吸收能力进一步明确化、清晰化,更好地保障各类债权人在处置阶段的合法权益,确保处置程序有序展开。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姜樊 李云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