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畅凌春 > 正文

银巢养老创始人李靖慧:老年孤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对他的孤独视而不见

摘要: 主题为“和而不同,思想无界”的CC讲坛第50期演讲于2022年9月24日在北京东方梅地亚M剧场举行。全国青联委员、银巢养老...

银巢养老创始人李靖慧:老年孤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对他的孤独视而不见

  主题为“和而不同,思想无界”的CC讲坛第50期演讲于2022年9月24日在北京东方梅地亚M剧场举行。全国青联委员、银巢养老创始人李靖慧出席,并以《老年孤独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我们对他的孤独视而不见》为题发表演讲。

  以下为演讲全文:

  大家好,我叫李靖慧,是一名跟老人打交道的95后养老创业者,身边的朋友都叫我“小超人”,是因为我有超能力,一种不用给老人吃药打针就能治病的超能力。目前我治愈、帮助过的老人已经超过了3万多名。

  从浙江宁波张阿姨在2019年到2020年间的体检报告的数据上看到,2019年时张阿姨她的体内的电解质紊乱,并且血压、血糖的数值都不理想,再加上她伴有严重的肺炎、血压、血糖、失眠、头疼等病症,对她来讲苦不堪言。最严重时还出现了幻觉、妄想等精神类病症。看病、吃药已然成为了她生活里的一部分。近两年的报告,她身体的各项指标逐渐恢复正常,血压也得到了控制,耳鸣和幻觉的情况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认识张阿姨是在2019年的夏天,一个社区社工给我打电话,他说:“李老师问一下,你们地方老年大学还能不能报?小区里有个业主在帮他妈妈报老年大学。子女在外工作没办法陪他,老伴又还没退休,阿姨天天在家里找的是闹脾气,每天在扔东西在跟子女吵架。家里被闹的真的是鸡犬不宁,但是现在老年大学都开课了,也没地方能报,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像这样单独安排插班生的事情,我们是不允许的,但是考虑到这个事情的特殊性,我还是把后门开了。我在想怎么通过老年大学去帮助这个阿姨,来更好的提升她生活的幸福感。三年的时间过去了,现在的张阿姨每天神采奕奕,每每看到我都会跟我说:“小李校长,阿姨的数值又下来了,你们就是阿姨的神医。刚退休的时候天天在家,硬生生把自己给憋出了心病。”

  所谓的治疗,我们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给她找点事情做。说到秘方,就是一张行程表。自从有了这张行程表之后,张阿姨每天都穿着鲜艳的衣裳,扎着一个小丝巾,去上课、做志愿服务,别说有多忙碌了。像张阿姨这样的情况,我们会把它称为退休综合症,也叫孤独症。

  相关数据显示到2022年左右,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将会占到总人口数量的14%,中国老龄人口将达到总人口的1/3。老年人孤独感是最大的公共卫生挑战之一,孤独甚至变成了一种流行病,因大面积辐射数量激增等特点,与流行病的特征类似,所以它也被称为了孤独流行病。

  当下越来越多的孤独流行病研究表明,社会孤立与死亡率之间是存在相关性的。根据2020年的相关研究表明,孤独的人比拥有健康社会人际关系的人过早死亡的可能性高达50%以上。我想我们能做的则是帮助这些孤独的老年人去消除心中所产生的无力感,从而降低他们的死亡率。

  我从小生活在浙江丽水的一个村子里,每天放学就爱往爷爷家里跑,因为爷爷家柜子顶上放着我最爱吃的薄荷糖。爷爷高高瘦瘦,总能够到柜子上的糖罐子。后来我去宁波读了大学,和爷爷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掰得过来。记得在2018年过年的时候,我无意间听到妈妈跟爸爸说:“这两年我们不在家,爸真的是老了很多,背都驼到拐杖眼上了。”那一刻我意识到原来时间没有停滞不前,爷爷家的灶台被煤气炉子给代替了,以前爱吃的薄荷糖也从柜子顶部放到了比较矮的桌子上,爷爷再也没办法帮我去够那盒薄荷糖了。爷爷老了,背也驼了,我对他的关注反而少了,或许这就是当下许多老人的真实生活写照。

  子女各自成家或者在外务工,老人们收到的关爱是少之甚少。这个时候他们的幸福感会出现一个非常明显的下降,他们只能静静地待在原地,望着我们的背影逐渐远去,等着我们回头。社会上的绝大部分老人对于退休后的生活都怀揣着恐惧,他们害怕退休,害怕被社会所边缘化,一部分老人会因为退休之后所降低收入而产生焦虑感、悲哀、悲伤、急躁等情绪。调查表明,有62.3%的老人在即将退休之际,会产生不同程度的退休心理障碍,严重影响到了工作生活和身心健康。我在想老人的孤独感主要就是来源于没有事做和没有人陪伴,而让子女长期陪在他们的身边是不可能的,我能做点什么来帮助他们?

  于是在2015年夏天的时候,我开始跟孤独症死磕,到了2018年大学毕业,我才真正确认了方向,就是银巢积极养老,我愿意奋斗终生的事业。银巢积极养老项目就是让每份幸福与你有关,通过帮老人出门找朋友和送朋友上门两种方式治疗孤独,探索老年人的后黄金20年。

  首先我做的事给老人们找点事干,擅长书法和雕刻的金老师,是我们多年的老友。2018年的时候他就加入到了我们的银龄学堂,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金老师第一次跟我见面时讲的话,他说:“我年轻的时候为了赚钱养家,放弃了自己的爱好,每天早出晚归,虽然赚到钱但其实真的不开心。退休之后反而开心了,你看我现在每天给你们上课,给外来务工小朋友们教教书法,虽然没有什么收入,但是总比我一直待在家里好吧。而且我在做我喜欢做的事情,我觉得这个事情特别的有意义。”金老师告诉我,每天能够在社区公益基地里给外来务工小朋友上课,真的是他一天里面最开心的时间。每当我问公益基地里的那些小朋友,你们喜不喜欢金老师?他们都会告诉我,他们的欢喜,他们的喜爱,他们对于金老师的尊重。

  我们根据相关数据研究也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就是部分老年人二次就业之后的幸福指数远远高于第一次就业。银发族退休后,经济上相对没那么多的压力,重新参与社会服务则是为了更好的满足他们的社会需要和生活爱好,这也正是二次就业的老年人更快乐的原因。并且从数据中可以发现,在我国60~69岁的离退休老年人当中,有45.7%的老人愿意再去找一份工作,由于退休老人工作经验丰富,薪资要求也不高,一般都是可以直接上岗,节省了一笔不菲的培训费用。在相同岗位以及相同能力的情况下,雇佣退休人员能够帮助企业节省10%~20%的这样的一个成本开销,这也正是企业在一些特定岗位上越来越倾向于录用企退人员的原因。

  我们跟浙江的一家人力资源公司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调研计算,就是同样的岗位,工作三年的大学生跟退休的老年人相比,相同情况下进行就业,他们工作创造的价值比是1:2.46。截至2021年,我国离退休人员数量已经达到了1亿3万人,如果这1亿多人每天退休之后就无所事事,还领着不菲的退休金,这不仅是对于财政的压力,对于社会来讲,是多大的人力资源浪费。

  当前就业形势严峻,中老年人的再次就业也引发了非常大的舆论,有些年轻人认为我都找不到工作了,还找那么多老年人来抢饭碗,这不是在开玩笑吗?但其实现在有再就业愿望的离退休老人,大部分的集中在了高、精、专的岗位,用自身的经验为年轻岗位者的工作是做补充的。还有一些报酬较低或者临时性的工作,由我们老年人去胜任也比较合适,年轻人更需要的是稳定可长期发展的工作。比如清洁员、保姆、陪护等这类工作是年轻人不愿意去涉及的,老年人再就业就正好补充了空隙。目前从收集到的数据来看,临时性就业占到了总数据的30%以上。所以各位年轻人不要担心,老年人再就业不是抢饭碗,而是和现在的年轻人就业实现了一个很好的补充关系。

  人们说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就是能干着自己喜欢事情的人,老年人的二次就业不仅解决了退休后的孤独问题,更是追求幸福的一种方式。我们已经成功为3万多名老年人进行了孤独治疗,能够走出家门的老人孤独问题解决了,针对于身体原因,无法走出家门找朋友的这些老年人怎么办?他们的孤独问题怎么解决?

  我们有针对性的打造了一个叫线上小电长这样的一个公益项目,致力于用电话去连接每一位有需要的老人。

  “喂,阿娘,我是小电长志愿者,你最近身体还好嘛?高血压药吃完了跟我说,我去帮你买?”

  “好的好的,谢谢你哦,辛苦你嘞,总是打电话问候我,我最近身体好的。”

  这是每天小电长都在开展的一个志愿服务项目,用无形的电话线连接着暖暖的助老情,线上联络了解老年人的需求,实现语音陪伴。线下上门提供服务满足需要,打造我们老年人的主题114,长期结对陪伴、一键上门,提供按需服务,以帮助他们解决交通、家务等问题。通过年轻人结对帮扶老人,健康老人结对帮扶有需求的高龄独居老人的模式,实现了把朋友送到了家门口的目标。

  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团队还喜提了人生中第一次做笔录的经历。疫情刚爆发那会儿,老人都隔离在家里,我们在想他们一个人在家,子女也没办法回来怎么办?打电话跟老人们传递一下疫情的情况,让他们不要太焦虑。在那段时间团队大量的志愿者在公司给老年人打电话,给他们输出、传递疫情的需要。有一天突然几个警察叔叔冲进办公室说:“干什么都不许动,赶紧把电话挂掉!”那个时候我们都是一脸疑惑,经过后来一番询问才知道,因为我们在短时间内高频率给老人呼出电话,后台系统数据就监测到了异常,警察叔叔怀疑我们是搞诈骗的,要在老年人身上骗钱,所以赶紧冲过来想要把我们逮捕抓取,了解后才知道是一场乌龙。

  不打不相识,经过这次误会之后,移动公司的领导也知道了我们的情况,给我们提供了无限畅聊支持,免去了我们的电话费,并且联合当地政府一起建立了一个信息平台,连接青年志愿者和老年服务对象的综合服务平台。

  从去年开始,我们还推出了一键到家的服务,很多的老人年龄大了,对于他们来讲打电话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甚至很多的农村高龄独居老人是没有电话的。像这部分特殊群体在家里发生意外的时候,要怎么第一时间发出他的需求跟请教?于是我们研发并推出了一键呼叫,实现通过一键按钮,从中心呼叫到我们的服务人员,并且在45分钟内实现所有服务一键到家。

  记得疫情期间,我们一键到家的按钮后台响了,是张阿庆爷爷家按的。当时以为爷爷怎么了,打电话过去问:“张爷爷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是不是有什么需要?”爷爷支支吾吾地跟我们唠嗑了,说是他不小心按到了,后来讲到他是想吃肉包,自己又没法出门去买。他说:“之前我每天要吃一个肉包,吃完我身体就感觉好。但是三天没吃,我感觉最近头也疼也晕,总感觉心脏还不舒服。”这样的情况,本身因为疫情期间服务量比较大,是不准备去给老人服务的。后来想想总是要做到有求必应,工作人员沟通之后,还是买了肉包子送到他家里去。

  那天送肉包的同事回来之后笑呵呵地跟我们说:“我的手都快被爷爷给握断了,他一个劲的抓着我说谢谢,然后又情绪低落地、委屈地说着‘这么冷的天,这包子竟然还是热的,都怪我这老头子嘴馋,让你小伙子遭罪了。’”虽然爷爷的表情很委屈,也充满了心疼,但他嘴角上的幸福却一直没有消失过,我想这就是我们做这件事情的意义所在。

  截至目前,我们提供的幸福清单服务内容已经达到了108项,涵盖了一键到家、一键家政、一键代购、一键陪聊、一键护理、一键打车、一键挂号等服务。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小电长的服务数量已经超过了6900多个志愿者,结对的服务老年群体也早早突破了1万多人。

  很多人觉得做志愿服务是无偿的,因为这是表达爱的一种方式;但有些人觉得应该有偿,因为付出的劳动力。我觉得志愿服务的初心是不求回报的,但是会尽最大努力让这份爱去无限循环。所以针对于这个目标,我们推出了“时间银行”这样的一个机制,让爱以积分为载体储蓄起来。

  李老师今年快80岁了,跟我爷爷差不多大,他带领着几个会手艺活的伙伴创办了萤火虫公益服务中心。我们经常能在社区里看到他们在给老人提供磨刀、理发、修缮等公益性的便民服务,这也成为了他们在时间银行上总量排名第一的原因。在时间银行里,做的志愿服务的时长就能够被兑换成积分,而积分也能够在平台里,通过积分兑换的方式,去换一些服务或者生活日用品。想想年轻的时候做志愿者,存积分,等年纪大了,这个积分能够去兑换你所需要的服务,这就不需要靠养儿来防老了。多么美好的一个养老场景,老人都不用再惧怕老去,也不害怕孤单,这也是鼓励更多有健康身体状态、以及有空闲时间的老人参与到志愿服务中来的原因。

  在2018年大学毕业之际,我拒绝了央企的offer,放弃了月薪过万的岗位,毅然决然地投身到了特殊的事业。这几年,我从一名大学生志愿者成长为了一名全国青年委员,我们也从5个人的小公益团队成长,成为了一个30多人,平均年龄27.6岁的大家庭。累计服务时长已经突破了27万人次,这7年能够坚定的选择自己所钟爱的事业,这将是我这一生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我也相信在未来第二个、第三个7年里,我都会继续秉持着这份初心,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撬动中国长者幸福的支点,可以成为一个治疗老年人孤独病的字典。

  我深知自己的力量是非常有限的,不可能去改变世界,改变所有人,但是我会从影响身边的每个人开始。我们都无法拥有像DC超人那样吸收太阳能量的超能力,但每个人都能在生活中去积攒一点点的温良,再把这份温良传递给更多有需要的人,这就是我作为小超人对于超能力的理解和定义,这也是我们银巢积极养老公益项目的初心和使命。

  孤独流行病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他的视而不见,希望大家可以关注到身边的老人,让老年孤独不再流行,也让我们未来的养老生活更加的丰富多彩。

  算一算时间已经有多久没有给家中的父母打过电话了?数一数日子已经多久没有给家里的老人见过面了?再贵重的礼物、再好的礼品,都不如当下一句亲切真诚的问候。生活在忙,工作再累,都不应该成为没有去关心他们的理由和借口。关掉游戏,打开手机,一个电话、一句慰问,真的不会占用太多的时间,但是传递到电话那头的是满满的爱与温暖,不管我们走得多远,都要常回家看看。

  马上重阳节了,希望大家可以多留点时间给家里人,别让等待成为了遗憾。我叫李靖慧,一个在跟孤独症死磕的小超人。

  谢谢大家。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