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畅凌春 > 正文

现在订货要排到明年!骑行圈“一车难求”预示新风口?

摘要: 原标题:现在订货要排到明年!骑行圈“一车难求”预示新风口? “春江水暖鸭先知”,在骑行通勤的日子里,张杠杠觉得自己就像...

  原标题:现在订货要排到明年!骑行圈“一车难求”预示新风口?

现在订货要排到明年!骑行圈“一车难求”预示新风口?

  “春江水暖鸭先知”,在骑行通勤的日子里,张杠杠觉得自己就像能提前感知春天的野鸭一样,对四季交替的察觉越来越敏锐了……她这几年看过的美景,大多数是在骑行的路上。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背景下,骑自行车已成为不少人出行的选择。

  新一轮“骑行热”下,自行车销售量水涨船高。淘宝相关数据显示,“5·20”大促期间,淘宝自行车销量增长一度超过50%。京东体育数据也显示,5月23日到5月30日的预售中,自行车、公路车等骑行品类是户外装备类销售情况最好的品类之一,整个骑行品类预售订单额同比增长240%。

  自2020年来以来,我国自行车市场便迎来新一轮红利期,订单激增、车行断货,“一车难求”成了骑行圈现状。瑞豹品牌华北东北区域负责人孔令满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工厂日产三百多台品牌自行车的情况下,消费者现在订货,收货日期基本需要排到2023年,有些特殊车型甚至需要排到2024年。

  订单暴涨背后,截至2022年6月6日,小红书与“骑行”相关的笔记已达到94万+篇,与“骑车上班”相关的笔记也达到了2万+篇。去哪儿网数据显示,进入6月以来,“骑行”产品搜索热度较5月同期增长了近50%。

  不同于共享单车时代市场需求的暴增暴降,此轮“骑行热”体现出健康骑行、风尚骑行的需求特点,更少“价格战”,更多对中高档自行车的需求。业内有观点认为,这是国内自行车行业升级换代的一次机遇。

  01

  有人骑行4个月瘦40斤,

  自行车订单排到2024年

  从石景山到鸟巢,骑行双程50公里,这是商盟旺每天的上班路线。为了减肥,骑车上班这件事,他已经坚持了整整三年。

  骑行通勤前,商盟旺已经达到了超重状态。繁忙的工作和每天三个小时的通勤,他很难有时间运动,点外卖、周末宅家休息、穿着打扮不修边幅是他的生活常态。

  刚开始骑行时,商盟旺选择了一款入门级山地车,售价1000多元。每次看到红灯,他会长舒一口气,“终于可以歇一会了”。

  骑行一段时间后,商盟旺发现,自己肚子小了一圈,衣服也“变松了”。一系列明显的变化支撑着他坚持了下来,骑行4个月后,他减掉了40斤。不久前他花费6000多元购入了一辆公路自行车,依旧保持着每日骑行通勤的生活。

  商盟旺向贝壳财经记者算了一笔时间账,每天坐地铁上班再加上进出地铁走路时间,通勤时间在3个小时左右,开车上班又经常堵车,通勤时间难以估计,而骑车上班仅需不到3个小时,有时候,自己状态好点还能骑至2小时以内。在骑行近2年后,他花费3万元买一款性能更好的公路自行车。

  像商盟旺一样爱上骑行的人不在少数。

  6月7日,在瑞豹自行车北京天坛店,店员正忙碌地组装自行车,带着包装等着发出去的车排了一排,电话响个不停。店主孔令满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自行车销售火热,来店中看车的顾客基本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即使是店中最热销、供货量最大的城市通勤车,顾客现在订货,最快也要等到2023年才能提货,而一些小众套件的特殊车型甚至要等到2024年。

现在订货要排到明年!骑行圈“一车难求”预示新风口?

  瑞豹天坛店。受访者供图

  随着疫情下全民健身意识的提高,自行车行业销售火爆的现象呈上升趋势。孔令满告诉贝壳财经记者,2020年之前,店里每月零售数量大概在100台左右,今年5月份月零售量上涨到了300台左右,对比2021年同期保持30%的涨幅。

  新车销售火爆,供不应求也催生了二手市场的扩大。

  骑行爱好者小杰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自己花费1.4万元购入的基础款公路车,骑行小半年后,挂在网上售卖,很快便就以1.2万元售出。

  孔令满也告诉记者,店内不仅新车“一车难求”,二手车也基本售罄。他所服务的顾客中,有顾客花费1.5万元购入,骑行一年多后,仍能以1.4万元的价格出售。

  以瑞豹常备车型知更鸟入门级碳纤维公路车为例,在瑞豹官网,该车目前零售价为6929元,然而在二手闲置平台上,骑行一年左右的二手车售价普遍在6000元左右,成色较好的售价普遍在6500元左右,甚至还有卖家开出7142元的售价。

  02

  示范效应明显,

  上班族之间骑行热飞快传播

现在订货要排到明年!骑行圈“一车难求”预示新风口?

  张杠杠和丈夫因骑行结缘。受访者供图

  家住朝阳通州交界处,张杠杠早上7点必须出发,然后乘坐一个多小时的地铁赶往东城上班,也正因此她从来不曾关注过自然风光的变化——因为通勤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忙碌、拥挤以及时刻紧盯地铁运行站点中度过的。

  2020年在疫情的影响下,张杠杠下定决心骑行通勤。骑行前一晚,张杠杠心里有些小激动,还拉着妈妈陪同测试骑行通勤时间,“生怕骑车上班晚点”。

  刚开始骑行时,张杠杠使用的是父母淘汰掉的山地车。2020年下半年,她一眼看上了一辆白色公路自行车。没有犹豫,她花费1.9万元当场购入爱车。升级骑行装备后,张杠杠明显感觉通勤省力不少,但也有一些甜蜜的烦恼——如此昂贵的装备当然要随身携带,谨防被偷。于是,张杠杠的工位旁从此多了一辆价值1.9万元的自行车。

  长期长距离骑行之下,张杠杠不知不觉瘦了30多斤,整个人也容光焕发。同事们心动了,纷纷骑行通勤。目前,同组近三分之一同事都在张杠杠的“安利”下选择骑行通勤,甚至有同事在试骑的第二天就直接下单订车。现在,张杠杠骑行通勤路上多了同事们的陪伴。

  这种示范效应广泛存在于上班族之间。

  商盟旺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他在单位内组建了一个“骑行小分队”微信群,大家没事还会在群里交流骑行感受和技术问题。

现在订货要排到明年!骑行圈“一车难求”预示新风口?

  小杰的骑行日常。受访者供图

  骑行爱好者小杰也向贝壳财经记者透露,不少同事在看到自己每日发布的朋友圈骑行动态后,会主动咨询骑行事项。

  每到周末前夕,孔令满所在的自行车零售店经常挤满前来检查车况的骑行团,这其中就有不少单位同事群体,“刚开始是一两个人一周来一次,后面就变成5、6个,再下一周可能就是15、16个”。

  实际上,上班通勤族已经成为骑行主力军。孔令满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在所有车型中,销量最好的是万元左右的城市通勤车,“每天工厂都有两三百辆通勤车出货,不用拉到门店销售,直接按顾客排单送货到家”。

  孔令满越来越觉察到了骑行运动的火热。2021年,他新申请了工作微信号,专门添加到店购车顾客,一年时间,工作号已经添加了上千名顾客,一旦门店举行骑行活动,大约20%的顾客可以到场。而这些忠实的顾客中,60%以上都是上班族。

  李为海发现,近几年来,不仅自行车大型赛事例如环青海湖比赛,关注人数、参加车队、奖金、赞助商增多,而且越来越多没听过名字的小型赛事接二连三地出现。他认为,新一轮“骑行热”自2020年开始,近几年呈持续上升趋势,而根据自行车行业热潮每7-8年一次循环的规律,这股骑行风潮还将继续持续下去。

  03

  自行车价格上涨,

  企业业绩股价齐飞

  骑行热背后,自行车和原材料价格都在上涨。

  孔令满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以店中最热销的一款入门级公路车为例,2020年前该款车型售价5999元,而目前售价已经涨至6929元,即便如此对于消费者来说仍旧“一车难求”。

  他表示,该款自行车售价上涨主要是因为其所使用的变速器配件禧玛诺105价格上涨。受疫情影响该款变速器价格已经翻了一番,从原来的1000多元涨至如今的2000多元。疫情以来,变速器配件企业禧玛诺在全球已经涨价两轮。

  此外,自行车的零部件如轮组、辐条、车把等价格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山东泰山瑞豹复合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春青表示,疫情之下,自行车各部件生产受阻,工厂总生产成本上涨了10%-15%,主要的上涨原因还是在供应链上,特别是需要依托进口的变速套件。

  据智研咨询数据,2019-2021年中国自行车进出口均价整体在不断增长。2021年中国自行车进口均价为747.33美元/辆,同比增长14.87%;自行车出口均价为73.75美元/辆,同比增长22.07%。

  中国自行车协会统计数据显示,自2020年二季度开始,自行车行业全面复工复产,出口形势持续回暖,产销量齐升。2020年6月份,自行车出口559.2万辆,同比增长30.5%,出口额3.21亿美元,同比增长38.8%;2020年5月份、2020年6月份连续两个月环比保持两位数增长。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一整年,我国累计出口6926万辆自行车,比2020年同期增长40.2%。

  在“骑行热”的烘托下,自行车相关企业业绩大涨。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1-8月全国规模以上自行车(含电动自行车)制造企业营业收入1451.6亿元,同比增长30.6%,实现利润总额71.6亿元,同比增长46.4%。

  其中自行车企业捷安特2020年销售额同比增长10.3%至700亿新台币(约163亿元人民币),净利润同比增长46.7%。

  截至2022年6月8日,中路股份自2022年以来股票上涨幅度再创新高,3月份总涨幅达69.4%,最高涨至23.69元每股。

  还有此前一度低迷的企业也触底反弹。信隆健康在经历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股价大跌后,自2019年开始上涨,并于2020年、2021年持续上涨,股价也自2019年最低3.63元每股上涨至2022年最高11.28元每股。

  04

  中高端核心零部件多靠进口:

  知识产权垄断成主因

现在订货要排到明年!骑行圈“一车难求”预示新风口?

  图/IC

  骑行热带动了自行车行业的销售热,然而作为全球最大的自行车生产国,中国的中高端自行车仍然面临缺货现象。

  王春青告诉贝壳财经记者,限制工厂产能最主要的因素就是进口零部件缺货,顾客购车要等的工厂排期实际上就是国外企业零部件交期。

  对于运动自行车来说,变速器是自行车传动系统最核心的部分,素来有自行车“心脏”之称。但这一核心部件长期以来却一直依靠进口。国内市场1000元以上的自行车变速器,95%的份额被日本禧玛诺和美国速联占据。其中,禧玛诺是目前国内使用规模最大的品牌。王春青所在的工厂自有品牌自行车变速器配件90%都来源自禧玛诺。

  受疫情影响,2020年以来,禧玛诺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工厂相继暂时停产;受航空停运限制,日本工厂生产的高精度零部件难以运抵中国。

  王春青向贝壳财经记者透露,目前,工厂与禧玛诺谈订单需要按年度下单,且必须全款下单,并且需要接受对方交期不确定的条件。即使在此种情况下,禧玛诺能提供80%的交货量已是万幸。

  此外,在全球疫情影响和全球订单激增情况下,禧玛诺在近几年来已经实行了两轮涨价,每轮涨价10%左右。

  那么禧玛诺等外企是如何做到如今垄断的地步?国产变速器品牌发展又如何?

  李为海告诉记者,禧玛诺在骑行圈“威名赫赫”。他表示相同的配置下,变速器换用性能体验差别不大的国产变速器,即使降价一两千也无人问津。

  公开资料显示,禧玛诺品牌于1921年创办于日本,迄今已有超百年的历史。其发明DCL变速器、推出电子变速器Di2等使得禧玛诺不仅引领了变速器革命,还成为职业车手眼中高品质的象征,终成行业霸主。

  其次是上百年积累下的知识产权的垄断。禧玛诺、美国速联等国外企业通过严密的知识产权壁垒,阻碍其他竞争者进入行业。据不完全统计,禧玛诺和速联在中国申请了2400多件专利,在全球申请了5000-6000件专利。

  在禧玛诺上百年的技术沉淀和口碑积累之下,国产变速器品牌的突围之路道阻且长。

  珠海蓝图控制器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春生曾向媒体表示,蓝图自2013年创办至今,已投入了四五千万元研发费用,中途难以为继,差点放弃。经过多年的潜心研发,目前蓝图在无线电变速、防水性等方面取得不错成绩。

  李为海认为,中高端运动自行车变速器市场被外资垄断的局面下,其他民用级变速器市场仍不容小觑。刘春生也曾对媒体表示,在电子变速器领域,国内企业与之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上,未来将从电子变速器领域突破外企垄断的格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