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畅凌春 > 正文

小学教材插画引热议,童书审核过程究竟如何?业内人士揭秘

摘要: 来源:北京商报 又一年“六一”过去,一年一度孩子们的节日,加之近日人教版小学数学教材插画引发热议,童书成为家长们倍加关注...

  来源:北京商报

  又一年“六一”过去,一年一度孩子们的节日,加之近日人教版小学数学教材插画引发热议,童书成为家长们倍加关注的话题。

  一本童书如何来到孩子们手上?这中间又有几道审核流程?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人士,揭开童书神秘面纱的一角。

  一本童书如何诞生?

  寻找合适选题、开会论证、确定书籍制作细节、联系作者和插画师、联系出版社……这是供职于某图书公司的图书编辑小李(化名)将一本书从构想变为现实的工作流程。

  “在出版图书的过程中,图书公司会进行初次审核和排版,随后将在出版社进行三审三校。”据小李介绍,在她经手编辑过的图书中,整套流程下来,落地短则半年多,长则两三年。

  “这主要与图书内容有关。”小李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她曾经手编辑过一套地理方面的童书,在审核上花费的时间要比普通书籍更长。“这套书涉及到一些地图绘制和专业词汇的内容,审核会更加细致,而且还找了专门地图社的老师进行外审,确保内容不出差错。”

  从现行的《图书出版管理规定》来看,该规定要求图书出版单位要实行选题论证制度、图书稿件三审责任制度、责任编辑制度、责任校对制度、图书出版前审读制度、稿件及图书资料归档制度等管理制度。

  “涉及到儿童科普、专业性比较强的书籍,我们的审核都会比较严格。”小李直言,她在和作者及插画师进行沟通时,会要求他们规避血腥、暴力等元素,收到作者写好的书稿后,她会再进行审核。

  作为图书公司、出版社、作者之间沟通的纽带,图书编辑在一本书的出版过程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据某招聘平台的岗位信息显示,各公司对童书编辑的要求均提到“相关专业”“有过出版经验”等。

小学教材插画引热议,童书审核过程究竟如何?业内人士揭秘

  被忽视的插图

  在资深童书从业者王利(化名)看来,当下对童书插图的审核要落后于行业的发展。“过去我们的阅读以文字为主,但现在儿童阅读完全进入了读图时代。”王利表示,近些年从0-3岁的低幼玩具书,到3-6岁的绘本,几乎都以插图为主,甚至有很多都是无字书。“国家颁布了很多针对图书编校的法律法规,但多集中在文字审核方面,对插图的审核虽然有所规范,但并不系统。”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围绕童书的审核监管,《出版管理条例(2016年修正本)》中的相关规定为,以未成年人为对象的出版物不得含有诱发未成年人模仿违反社会公德的行为和违法犯罪行为的内容,不得含有恐怖、残酷等妨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内容。

  王利还提到,优秀的童书插画师、绘本编辑稀缺。“文字审核有明确的规范,错误和硬伤容易看出来,但图片是形象,图像包含的要素特别丰富,而且隐藏得很深,审核难度大,对编辑知识的要求也特别高。中国有很多优秀的作家,但儿童插画师十分欠缺,尤其是既有优秀文化底蕴,又有艺术表现力的插画作家更是凤毛麟角。相对应的优秀的绘本编辑也是寥寥无几。”

  他进一步指出,在读者端,由于长期缺乏审美普及,大众审美也存在问题。“虽然对美的看法千差万别,但基本的审美观还是应该有的。现在低端童书都是画手流水线制造出来的,都是大头娃娃,这次质疑眯缝眼,其实圆溜溜的大眼睛就是美吗?”王利希望,通过此次大家对教材和童书插画的关注,能引起国人对于阅读审美的关注,“父母在帮孩子选书时要有判断力,不要被价格蒙蔽了眼睛”。

  王利还向北京商报记者举了个例子,“课本的插图都是单图,大幅场景图都在减少,反映出年轻一代插画师不敢创作,因为它对历史文化、地理知识积累要求很高,一不小心就露怯了。对于编辑而言,也增加了审阅的难度,容易出现差错”。

  行业困境重重

  据北京开卷发布的《2021年图书零售市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21年,少儿市场增速放缓,同比上升1%,且少儿科普百科类书籍已赶超少儿文学类,成为少儿第一大细分类。而从线上线下的市场销售表现来看,线上渠道占比接近80%,与2020年基本持平。其中,短视频电商少儿码洋(即全部图书定价总额)占比要远高于其他类型电商。

小学教材插画引热议,童书审核过程究竟如何?业内人士揭秘

  谈到为什么当下劣质童书会充斥市场,王利认为,“童书产业现在已经高度’内卷’,童书在电商和直播中的零售折扣都在5折左右,甚至更低,头部KOL直播带货时会要求全网最低价,并收取三成左右的毛利作为佣金。供货折扣压低到二几折,扣掉印刷成本、物流费用,童书出版机构的毛利微乎其微”。《报告》的数据印证了王利的说法,2021年图书在短视频电商的折扣已低至3.9折,网店渠道页面折扣为5.8折。

  “出版机构寻找出路,一种方式是压缩制造成本,用纸和装帧偷工减料;二是控制内容创作成本,文字找枪手编撰,图片找画手批量制作,甚至层层外包。这样的产业环境如何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来啊!高度’内卷’的市场结果,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而放眼整个童书乃至图书市场,除折扣过低外,印刷成本上涨、书号收紧都是行业所面临的困境。资深出版人何为(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专有出版权一般都在出版社手里,民营出版社往往跟国有出版社进行合作,解决书号问题。

  此外,纸品价格上涨也导致了印刷成本的提高。据现代快报报道,今年多家纸品企业纸价出现上涨,1月、3月曾有两次集中涨价。以A股上市纸企晨鸣纸业为例,今年5月其在互动平台表示,受物流、大宗商品价格、化工原料、能源等价格上涨影响,公司近期陆续发出涨价函。

  “在这些多重因素的影响下,童书出版呈现出两级分化趋势,一种是走成本领先策略,在印刷和内容上拼命控制成本,越来越低端。一种是差异化策略,高品质、高定价,但价格转嫁到读者身上,都不是良性的。”王利指出,“无论行业如何困难,教材和童书关系到国家文化和孩子的成长,任何理由都不能成为粗制滥造的借口。”

  记者丨北京商报沸点调查小组

发表评论